公共服務類: 謝文儒 ( 醫學系第14 屆)

  • 美國聯邦疾病管制預防中心傳染病病理部副主任。
  • 對全球公共衛生和重大疫情調查有特殊貢獻。
  • 103 年獲頒中華民國紫色大綬景星勳章。
  • 長期致力於傳染病之病理變化與致病機轉研究。
  • 積極參與臨床微生物、感染症、病理學、流行病學及公共衛生之學術研究與教學指導。
  • 對新興傳染病、人畜共通傳染病和生物恐怖戰劑之病理診斷具特殊長才與卓越貢獻。

畢業三十七載,在習醫、行醫的路上,跌跌撞撞,歷經幾次「疑無路,又一村」的起伏轉折,倏爾已至耆艾之年,昔日的年少輕狂,在寒暑更迭之間,早已消逝殆盡,倒是家訓「不求人知但求天知,不求同俗而求同理」長植心田,不敢或忘。言雖如此,獲悉當選傑出校友的那一刻,還是難掩心中的喜悅之情,同時也有幾分忐忑。獲此殊榮,再怎麼不求人知,也無法捽脫人之常情,喜悅是當然的反應。但是反躬自省五十餘年來,從母校畢業的優秀傑出校友不知凡幾,自己何德何能,可以獲得遴選委員青睞而忝得此殊榮。在此先稽首向提名舉薦和評選審核的諸位委員一鞠躬!

人生的不同階段都有許多要感謝的人,但父母是終生都得感懷的,無論他們是否仍然健在。我非常幸運地有一對開明的父母,即使在民風保守的時代和三代單傳的傳統壓力下,他們仍很放心的任我自行參加各種課內和課外活動,很少阻撓或干涉。尤其家母在家父過世後,仍大力支持我赴美的生涯規劃,即使她的內心深處並不完全贊同我選擇的這條崎嶇漫長的「非典」之路。此外,我更幸運的有四個從小到大呵護我的姐妹,讓我一路成長能充分了解兩性平權的意義。向父母和親人二鞠躬!

而立之年後,我的人生旅途加入了一位忠實伴侶,三十多年來,內人無怨無悔、任勞任怨的擔任後勤重任,讓我能夠毫無後顧之憂的在事業前線衝鋒陷陣。向最佳拍檔三鞠躬!

最後要向母校所有教我育我的師長,以及當年在學校裏一起「不識愁滋味」的611 同學致謝。拇山下的求學生涯在我人生當中是一段無可取代的重要過程。向師長同學再鞠躬!

後記:謝氏家訓( 北宋謝良佐)
脫去凡近,以游高明。莫為嬰兒之態,而在大人之氣。莫為一生之謀,而有天下之志。
莫為終生之計,而有後世之慮。不求人知但求天知,不求同俗而求同理。

 


 

學術成就類: 萬又瑞 ( 藥學系第16 屆)

  • 美國加州大學戴維斯(UC Davis) 分校醫學病理及實驗醫學系教授兼研究副系主任。
  • 發表在肝臟病理生理領域方面的國際期刊論文超過170 篇,同時也擔任超過10 種國際期刊的編輯委員。
  • 近五年來發表在許多高影響係數的國際期刊,包括IF11.336 的Journal of Hepatology,IF11.055 的 Hepatology,IF10.755 的Am J Gastroenterology,IF9.329 的Cancer Research,IF6.359 的 Oncotarget,研究質與量俱佳。
  • 2009 年獲頒毒理學會傑出毒理學女科學家殊榮。
  • 2002-2014 年間長期擔任本校訪問教授。

人生的全部是一個學習的過程,大學的教育和生活是這個學習過程中很重要的一環,也是很值得懷念的。在此特別感謝母校提供了我學習環境,激起我對生命科學的興趣。感謝老師認真的教學,成為我的榜樣,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我向陳繼明老師要考古題時,他毫不猶豫地給了我,我也立刻和同學分享,但在考試的時候一題考古題都沒有,陳老師對學生有求必應的態度及認真的教學,讓我至今難忘。

回憶大學生活,特別懷念和閻校長一起參加大專院校辯論賽的過程,閻校長的自信是我的日後的楷模。也很懷念在北極星社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日子,參與針灸社去台西義診的勇氣和經歷至今驚心難忘。特別珍惜和藥學系643 同班同學的情誼,更可貴的是這緣份和友誼可以延續至今。

走過的路不能重來,在未來的學習和教學路程上,我期許自己也勉勵大家,在學習上要做學問而不是會考試,早日走進社會,多學教科書上沒有的知識,積極參與有建設性的活動,把標竿提高並有世界觀,勇敢追求自己的夢,有個豐富精彩而不一定是平順的人生。更把所學所聞分享大家,回饋社會。

如果大家對我的學術論文有興趣請參閱https://www.ucdmc.ucdavis.edu/pathology/our_team/faculty/wany.html
如果對攝影有興趣,請看 https://www.facebook.com/yvonne.wan.9 記得按讚哦!

 


 

企業經營類: 張東玄 ( 藥學系第5 屆)

  • 台灣醣聯生技醫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 將單株抗體技術帶回台灣、培育新世代人才,讓台灣生醫產業與國際成功接軌。
  • 發表多篇單株抗體研發成果論文,奠定單株抗體新藥發展之基礎。
  • 善用國際資源,積極引進具前瞻性學識及技術,使公司成立短短數年即建立完整的抗體藥物平台及多樣化的單株抗體庫,成為全球大藥廠積極尋求合作的對象。

回想起我在北醫念書的日子,已經是將近半世紀前的事了,那時候的設備跟現在根本不能比,但是當時北醫教育出來的校友,後來在業界及學術界都有非常傑出的貢獻,這是我感到最驕傲的事,北醫校友對於醫藥產業的貢獻,大家有目共睹,今天我得到這項傑出校友獎,希望可以跟每一位在業界努力打拼的校友一起分享這份榮耀。

我在2001 年跟美國華盛頓大學頂尖的醣質研究學者Dr. Sen-itiroh Hakomori 創立了「台灣醣聯」,結合我們兩人的專長,開始做癌症新藥開發。現在回想起來,我在東京大學攻讀博士的時候就對細胞表面的醣結構非常感興趣,並且跟Dr. Hakomori 討論過醣對細胞功能的影響,當時並不知道這個緣份會延續到三十年後一起創立公司。我從70 年代研究如何在培養皿中讓哺乳動物細胞生長繁殖,到後來在美國開發單株抗體技術,進而著迷於製造對抗癌細胞表面特殊標記的單株抗體,直到創立醣聯,終於實現我的夢想,將這樣的抗體開發成治療癌症的藥物,最欣慰的是我一生努力研究開發的技術,現在全部都應用在公司的抗體新藥開發中,當年艱苦的研究工作,現在都變成美好的回憶。

最後,我想要藉這段我自己花了一輩子的時間走過的經驗,鼓勵北醫的年輕學子們,堅持自己想做的事,勇敢積極地追求自己的夢想。